支羽_脑洞粉碎者

@四四四 做的血界表格,生猛的给她塞了安利
结果这个人(不出所料地)变成了老板厨
看着番头一栏笑成了智障,而且果然扎布·三岁·雷弗洛的脸极具欺骗性2333333
血界很好看,请大家都来品一品看一看!!!


表格来自@米豆冬 ,非常感谢~

鱼(行走者的作死日常)

存个档,端午节前后写的玩意
一年没上语文课,已然是一条咸鱼
扔完去写下一个梗,不要再晚点了……

“我饿了。”行走者坐在湖边的草地上,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水面。
“哦。”
“我饿了!!”眼神追着水面上的粼粼波纹,行走者表情狰狞地喊起来。
“哦。可是,你又不需要进食。”
行走者“嗖”地站起来,一边转圈一边嚷嚷:“我不管我不管我不管,那条鱼看起来特别好吃我想烤来吃!”
“我明白你的想法了。那么,能告诉我你现在正在做什么吗?”调律者(貌似)没什么诚意地安抚着行走者,只是声音里带了些许不解。
此时行走者已经蹦跶到身后的树林里,掰下来一根树枝,正试图把它的树皮完整地剥下来。这个工程似乎有点费劲,他有点气馁,思考是不是变成一只鱼鸥会更方便地达成目的。
听到调律者的提问,他像逗猫一样甩动着长长的树枝,做出了轻蔑的表情回答道:“你是不是傻,看不出来我准备做个钓竿吗。钓竿懂吗钓——竿。做个那些水生生物所不知道的,长相奇特的「外来者」。当它被无聊的好奇心驱使,摆动尾巴扑上去的时候……哇!!”行走者动作夸张的比划了一下,嘲笑着说,“就踏入万劫不复之地啦。捕食者可真是狡猾呢,就这样凝视着猎物被它们自己的欲望引向绝境。”
虽然他也即将成为一个捕食者,行走者还是毫不犹豫地将这番话说了出来。
沉默了一下,调律者又重复了一遍自己刚才的话:“我明白你的想法了。可是,我必须提醒你,这个世界的规则不允许捕鱼。”
“哈?”刚把指甲变得锋利以便于剥下树皮的行走者有点尴尬。“……真哒……?”
“真的。”
这就他妈真的很尴尬了,什么破规则,哪来的破规则。
调律者从不说谎话,他的话严密无比。阐述规则的时候,遣词造句都不会有错误。行走者是知道的。而且——哦他有时候真的太恨“规则”这个破玩意了——世界的规则被破坏的话,苦的是他自己。
他叹了口气,把大拇指插进了西装裤的口袋里,露在外面的四根手指无规律地敲打着大腿,似乎已经放弃这个无厘头的想法了。是调律者的胜利……
——才怪。
行走者飞起一脚,把地上一块石子踢进湖中。它没有沉进去,一次次在水面上弹起,落下。在一次起伏中擦过贴近水面游动的黑影。
“一,二,三……哦!”被惊起的那抹黑影甩着尾巴翻了个个。
不知是行走者刻意为之,还是翻腾的水平太过“高超”。那条鱼并没有回到它的湖,而是着陆在行走者的脚边,被他倒拎着尾巴提了起来。
行走者拿着他刚剥去外皮的树枝,在鱼的一侧比量着:“哎我可没有捕鱼啊,我打个水漂它自己跳上来的。本来起码能打七个的,都是它的锅。”
说着,用力把鱼摔晕,拿树枝插了个对穿。
似乎很有道理的样子。调律者没话说了,它选择保持沉默。

行走者吃那条可怜的,被他烤得乱七八糟的鱼,吃得非常开心。就像调律者说的,其实他真的不需要吃什么鱼,就是任性而已。
顺便感受一下智能生物们的情趣。这个叫什么来着……“野餐”?
这个时候他突然感觉到有哪里不大对劲,还没想明白,手上的树枝就掉在了地上。
行走者的动作僵住了,维持着刚才开心“野餐”时的姿势,瞪大了眼睛,似乎连呼吸都停止了。
随后他颤抖着把自己缩成一团,左手抓着胸口的衬衫,布料皱缩的摩擦声清晰可闻。他用力地呼吸,仿佛变成了那条被自己惊上岸的鱼,奋力汲取着氧气。
一时开心幻化出来的那张精致的脸现在毫无血色,布满冷汗,嘴唇颤动,断断续续地挤出质问的话。
“调律者……你……他妈……给我……解、解释一下……”
调律者言简意赅:“你刚才吃掉的是这个世界里的最后一条鱼。”
行走者弄死对方的心都有了:“靠……为什么……不……早说……”
调律者疑惑:“我说过了啊。”
“我早就告诉你了,这个世界的规则不允许捕鱼。”
“下地狱去吧调律者。”行走者一边喘一边坐起来,“说这话有个屁用啊……告诉我理由啊傻逼……!!”
“你没有问过我。我下次会注意的。”调律者还是淡然的回答着。“对了,你得留下来解决你做的事,产生的蝴蝶效应。”
行走者一边骂骂咧咧一边摇晃着站起来,他现在还有点脚步不稳,东倒西歪的:“滚,离我远点,别和我说话,有你这样的搭档我是倒了八辈子血霉吗,气死我了,说话说一半这习惯能不能改改。太失态了我真想弄死你,我吃得开开心心突然来这么一下,换别人早问候你祖宗十八代了。哦我真想让你想象一下,当正你享受和爱丽丝共度的下午茶时光,跟随着金色长发的小姑娘跃进兔子洞,呈现在眼前的不是绚烂清新的梦中王国。你睁开眼睛,意识到身处在1984年的监牢中!!”
“我没有祖宗。”调律者忽视了他的长篇大论,准确地抓住了重点。
“这是比喻,你个智障。”

我家的卡密萨马们(=゚ω゚)ノ

闲极无聊码一码设定……想到啥写啥,想起来就补充一下
安定的中二着的日常。

行走者&调律者
是游离于世界外,观察和掌控无数世界流动的“神”,二位一体,缺一不可。
二者维护秩序,保证世界稳定。一个固定宏观,一个移动微观,更改/消除影响因素

行走者和他的名字相同,可以穿梭于各个世界线之间。他可以随意的改变自己存在,出现或消失在任意时间点。但是他只要身处特定世界的某条时间线上,就必须遵守世界的规则。
行走者主要负责世界内部的调整,解决可能威胁世界稳定的存在。很能打,真的很能打,因为作为“神”的能力,简直就是最令人讨厌的boss:你把他打残血了他就跑,回满血之后又回到原地,丧心病狂。
行走者在世界线内部时有实体,随身携带着一块不规则的水晶,它是世界的反应,透过水晶能看到操纵世界的“手”。

调律者
(感谢差点和我打起来的花哥哥)
调律者原本只是一个概念性存在,是规则的集合体。绝对理性,所有被调律者“承认”的规则才会成立。
调律者可以改变世界的规则,主要负责对世界的宏观掌控,对世界的不正常流向进行修改,使其保持稳定。
与行走者代表的“动”不同,调律者不能进入世界内部。各世界有相悖的规则,即使是调律者也会被世界内部规则束缚,从而改变本独立于各个世界外,绝对理性所决定的“规则”,对概念的具现化“调律者”产生不可预知的影响。
调律者本是没有人格的绝对理性,现在能够对话的人格,是长期以来行走者的单向聊天奠定的基础。